刑事保釋
保釋金(Bail Bond) 保釋是指被告向法庭保證出牢后會準時出席過堂或審訊的一種方式。一般輕罪情況下,法官會要求被告自行擔保(Own Recognizance,通常簡稱為O.R.保釋),如果法官下令O.R.,那麽被告衹需要向法庭承諾自己一定會準時出庭即可。保釋是常見流程,但是在特定罪名下,被告也可能不能被保釋。 在繳納保釋金后,無論被告案件結果如何,衹要如期到庭,這筆保釋金就會如數退還,除非被告同意將保釋金用作罰金。 辯方律師可以基於被告以往犯罪記錄、案件事實嚴重程度、被告出獄后逃逸可能性或社會危害性等因素,要求法官降低或免除保釋金。當然,法官可以拒絕減少保釋金的要求,或拒絕讓被告保釋外出。 案例: 夫妻雙方在家中發生口角,丈夫動手扇了太太一個耳光,嚇到了年幼的子女。鄰居聽到孩子哭聲和夫妻的吵架聲后報警。警察到達后看到太太嘴角流血、孩子哭泣,當即以涉嫌家庭暴力罪逮捕丈夫,並要求保釋金為5萬元。 太太支付了5萬元將丈夫保釋出獄,并且堅持自己沒有受傷沒有遭受家庭暴力,不予起訴。最後丈夫過堂后沒有被定罪,5萬元保釋金也如數歸還。 分析: 美國法律奉行“無罪推定”,在被告認罪或被定罪以前,他衹是有犯罪嫌疑,不能把他當作罪犯來對待。因此,假定當事人是清白的,他就有權利要求在審理過程中得到保釋,能夠繼續正常工作和生活。 為了確保被告能準時出庭,每個地區的警局和法院都會按照罪名輕重來設定保釋金的標準。以加州爲例,一般一年以上的重罪,保釋金在一萬塊以上;牢刑最高不超過一年的輕罪很可能不需要交保釋金,由警察直接遞交給被告出庭通知。因此,一旦確定了逮捕罪名,就能夠知道保釋金的大概數額。如果警察認爲被告如果出獄會逃逸或對社會有危害性,也可能要求法官提高保釋金額度。   繳付保釋金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現金支付,比如上述案例中的先生,其保釋金是5萬塊,把錢交給警察局,案子結束後,不管他有罪、無罪,因爲他如期出庭,所以5萬保釋金如數收回;另一種是通過保釋公司,假設上述案例中的太太無法提供5萬塊保釋金,她可以請保释公司代爲提供5萬塊的保釋金,而保釋公司通常收取保釋金的百分之十作爲勞務費,勞務費不予退還,同時投保人要有足夠金額的抵押物,如價值五萬塊的房子或車子,以免被告保釋后逃逸,保釋金被法院沒收,則他們需要投保人或擔保的人士用抵押物來彌補保釋公司的損失。 教訓: 美國雖然是個法制國家,但也是金錢至上。如果有錢,保釋的就比較容易;如果沒有錢被保釋,當事人就會在監獄中候審,不過,這段時間也會被算作服刑的時間。
Read More
被告權利
美國憲法賦予所有被告都有權得到一個「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的權利。 正當法律程序内容為,政府必須要尊重任何依據國內法賦予給人民的法律上之權利,而非僅尊重其中一部分或大部分的權利。被告有權在合理的時間內,盡快被告知起訴的罪名,有足夠且公平的機會來辯解其罪名,有權讓公正的法官及陪審團來裁定案件,有機會在法庭上提供自己版本的解說,有權不被警方逼供或被強壓認罪,有權查問及交叉盤問所有提供不利被告證辭的證人,有權由律師代表替自己辯護。而如果案件在某個地區人人皆知,而可能會影響到陪審員的立場,被告有權要求換到另一個地區審理。 美國憲法第六項修正案還規定,被告有權要求案件得到快速的審理,案件不能無故一直拖延。此外,被告有權出席其案件的審理,並且法庭的審理應是公開給大眾參加。 美國憲法第五項修正案還規定,任何人都不能在刑事案件中,被強迫成為證辭對自己不利的證人,而檢方不能向陪審團指稱被告因為有罪而不敢上庭作證。 此外,如果被告不會說英語,法庭必須在所有的審理程序中向被告提供法庭翻譯。 案例一:保持沉默——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 來自中國大陸的一個留學生給自己家人網購了一些禮物。一同學表示自己也給國内的朋友買了禮物,想請他把包裹一并寄回中國大陸,於是把信用卡交給了留學生讓他代購。 不久警察突然找上門,查問是否收到一個可疑包裹,留學生承認包裹是自己接收的,隨即被警察扣住,稱這個包裹是他人用假信用卡購買的,同時在留學生家中搜查到數個可疑包裹。於是警察起訴留學生接受贓物、盜用他人身份罪,同時在他家中找到別人名字的信用卡,該留學生也承認這是別人給他讓他使用的信用卡。 警局中的中文翻譯對他説,他衹是被人利用,實話實説承認代購收貨,就會被釋放。然而當留學生承認所有警察指認的罪狀后,他被正式起訴了。 到了法院,律師提出排除動議,要求法官將留學生的口供排除,因爲警察在逮捕留學生時沒有告知他保持沉默和聘請律師的權利,所有詢問口供都是違憲的,非法證據不能作爲呈堂證供。 最終,依據該留學生在帶上手銬前的口供,他被判了一項轻罪。 分析: 在讯问刑事案件嫌疑人之前,警察必须明白无误地告知嫌疑人有权援引宪法第五修正案,即刑事案件嫌疑犯有「不被强迫自証其罪的特权」,有权行使沉默权和要求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倘若沒有告知,口供即非法取證,法官可以依照警察辦案沒有按照正當程序爲由而將證據排除。 教訓: 言多必失,沉默是金。警察不可以使用暴力逼供,但是可以用不實的言語來引誘嫌疑人提供對其不利的證詞,因此在與警察打交道時,要行使自己權利保持沉默,儘快找到律師處理。 案例二:被告脫罪:排除動議 加州大麻使用合法化后,一老闆在郊區租了一個房子種植大麻。鄰居覺得這棟房子很可疑,就報了警。警察在收到報案后準備趕去調查,正巧敲門時,老闆打包好了已收成的大麻準備離開。問道濃重的大麻味后警察馬上衝進屋裏,將老闆當場逮捕,后經調查,以非法種植大麻及販賣大麻罪起訴。 而老闆的律師提出排除動議,要求將搜查到的大麻排除在呈堂證供以外,因爲警察在搜查老闆的房子時,沒有搜查證,也沒有經過老闆同意,是爲違法搜證。檢察官表示,申請到搜查令的期間,老闆可能會銷毀證據,但法官認爲屋内900多棵大麻樹不可能在短時間内被銷毀乾净,因此法官裁定警察搜證違憲。屋主老闆被判無罪。 分析: 美國憲法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民權不可侵犯。因此,在刑事案件中,辯護律師的首要目標不是證實客戶的清白,而是要攻擊檢方的證據,衹要證明警方執法程序有誤,或是證據不足、可信度不足,那麽無論是否真的犯罪,結果總是有利於被告的。 第四修正案確保民衆擁有私人財產的權利,因爲房屋是個人財產,除非屋主自己同意,否則警察不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搜查民宅。因此,警察違規搜查,一切證據都會被法官以保證民權的理由而排除。 教訓: 美國刑事程序法中,舉證責任在於檢方,檢方必須提供足夠的證據來説服陪審員,同時要保證證據的收集符合法定要求,以免被排除。 作爲被告辯護律師,要熟悉警察執法程序,要與被告有良好的溝通,如此才能找到警方辦案過程中的過失和漏洞,幫助客戶打脫罪名。
Read More
警察調查
如何與警察打交道? 中國人有句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説不清」。幾乎每個人都害怕與警察打交道。 法律上並沒有要求每一位民眾都有責任回答警察的每一次詢問。事實上,美國憲法第五項修正案賦予每一位民眾「沉默權」及「隱私權」。如果警察沒有逮捕令或搜查令,民眾可以將警察拒之門外。縱使警方有這些文件,被逮捕的人士仍然可以保持沉默,警方不能以暴力或其它不當手段來迫供。同時,民眾有聘請律師的權利。如果被警察逮捕,尋找刑事辯護律師來幫忙首當其衝。   案例一:警察盤問——可以不説,不能説謊 A先生携帶了10萬現金。在過關時,海關人員問他帶了多少現金,他說8千美元。海關人員又問行李箱内是否有錢,A先生說沒有錢,衹有衣物。后開箱發現,行李箱内藏有9萬多美元現金。A先生立即被逮捕,並被指控洗錢和欺騙聯邦探員兩項罪名。   分析: 聯邦探員或警察調查時,未必就是調查對象違法了,可能是需要提供綫索或是作爲證人,無論出於什麽原因,都不可以對他們撒謊。 在逮捕時,警察必須清楚告知被逮捕人士有權保持沉默,也有權聘請律師,否則,盤問的一切口供都是非法取證。所以,人人都有權利保持沉默,不説出對自己不利的話,這是法律賦予民衆的權利,但是沒有法律支持可以欺騙執法人員,這種欺騙是重罪行爲。何況,美國聯邦法規並不禁止游客或公民携帶大量現金出入境,衹要如實申報並證明錢款來源和用途,都是合法的。   教訓: 當懷疑自己被列爲調查對象時,最好的方法就是趕緊找律師協調。因爲民衆不懂法,也不清楚警察盤問的技巧,很可能被誇大的言語嚇到而出現言語錯漏。而律師能夠與警察良好溝通,瞭解清楚案情狀況,明白警察來訪的目的。如此就能避免客戶因爲害怕而說錯話,被警察抓住痛脚。   案例二:警察調查——可以隨時聘請律師 B先生在自己兒子十八歲生日時送了他一輛自己名下的車,結果當晚就出了車禍,他的兒子還駕車逃逸。次日警察找上門,詢問車牌號和車型,B先生承認這是自己的車,但表示自己並沒有開車,而且家裏4個兒子中,他也不知道是誰開過這輛車。之後,B先生不願再多説一句話,要求馬上通知自己的律師到場處理。 律師與警探溝通,表示雖然肇事車輛屬於B先生,但是警察無從得出究竟是誰開車,證人也無法指認肇事者,因此衹能協議,B先生支付對方所有醫療費和相關損失,不透露或指認真正的肇事者是誰。最終協議達成,就此結案。   分析: 警察在調查過程中沒有確鑿證據證明肇事者身份,也沒有證人能夠指認出肇事者,因此,證據不足而無法起訴。 對於刑訴律師而言,客戶是否有罪完全在於警方能否提供足夠的證據證實客戶有罪。因此,律師及早讓客戶行使憲法賦予的民權,客戶就能夠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教訓: 美國法制不同于中國大陸,并不是當事人被逮捕后才能夠聘請律師。衹要有警察調查,一定要使用自己的權利保持沉默,並儘快找到律師來協助處理。   案例三:警察執法——保持距離,依法對峙 司機暫時將車停在路邊卸貨,運入店内返回時看到交警正在開罰單。司機想要讓店主與警察解釋自己不是停車,衹是卸貨,拉過警察手臂想要進入店内,此時交警翻臉,反手抓住他,並以襲警罪來指控他。 分析: 美國刑法中,交警是執法人員,雖然他們的罰單不盡合理,但是他們在執行公務時,民衆不要直接與他們理論,尤其不能有肢體衝突甚至動手。如果警察警告不准上前,民衆不听命令的話,會被指控妨礙司法罪;如果有肢體衝突,就會被指控襲警罪。法律規定,沒有警察同意,觸碰或武力威脅警察,都屬襲警罪,會面臨6個月至1年的牢刑。 如果是警察濫用暴力,受害人要尋找目擊證人,保留好獨立的第三證人,聘請好律師,便可以到警察局要求内部調查;如果被警察打傷,還可以提出民事訴訟,向警察局索賠。 [...]
Read More
警察搜查
拒絕權與自保措施 案例: 警察持搜查令搜查住宅内是否有違法槍支,發現後院獨立車庫的屋頂種有大麻,詢問該車庫是否屬於屋主。屋主承認后,警察以非法種植大麻罪逮捕屋主。   分析: 美國第四修正案保證民衆的財產免受政府非法的搜查,因此,警察衹有在兩種情況下可以進屋搜查:一、屋主同意搜查,但同時有權利拒絕警察的要求;二、持有法官簽發的搜查令,屋主無權拒絕搜查要求。 因此,衹要警察沒有搜查令,民衆完全可以將警察拒之門外。如果警察持有搜查令,屋主不要與警察爭論,要配合警察取證,但需要注意的是,搜查令會注明搜查的時間、地點、具體財物和搜查範圍,所以如果警察隨意擴大搜查範圍,屋主是可以拒絕的。如案例中提到,搜查令限於住宅,而車庫不屬於住宅範圍内,因此警察搜查車庫是違法取證,不能因此而逮捕並指控屋主。   教訓: 如果警察上門搜查,最重要的就是先確定是否有法官簽發的搜查令,同時儘快通知自己的律師到場,以保證警察的搜查在合法範圍内,避免自己疏忽而惹上麻煩。  
Read More
法官通緝令
定義 法官通緝令是加州常見的手令,由法官發出。與逮捕令不同,法官通緝令不是基於疑似犯罪活動而發放的。常見發佈理由是:  沒有出庭; 沒有繳納罰款;或/和  沒有遵守法院發給的其他命令 當法官通緝令一旦發出,執法官員便有權利隨時逮捕被告,並且將被告帶上法院。被告將在法院接受關於未能遵守法院命令或要求的事件的審理。法官通緝令通常用於處理那些藐視法庭的被告。 由於發出的法庭不同,也分為民事法庭通緝令(Civil Bench Warrant)和刑事法庭通緝令(Criminal Bench Warrant)。法庭通緝令發出後,被告就處於隨時會被警察逮捕的危險。如果想要避免這種情況,就應當及時到法院出面說服法官撤銷法官通緝令。   刑罰 若被告不遵守法院的命令或判決,拒付罰金,不按照法庭要求的日期出庭等情況發生,法院會判處被告“蔑視法庭罪(contempt of court)。”蔑視法庭罪是法官通緝令發出的原因之一,會導致被告不得施以緩刑,州監獄監禁,加高罰金,或吊銷被告的加州駕照。   辯護 律師可以幫助被告清除(recall/quash)法官通緝令。要注意清除通緝令只是將通緝令從全國的計算機系統裡清除,被告仍須按照法院的要求出庭,才可以將法官通緝令清除。一般情況下,代理律師出庭即可,但若是給重罪發出法官通緝令,則被告必須親自出庭。 然而,即使被告親自出庭,在某些情況下,法官也可能基於被告有嚴重犯罪幾率、有潛逃可能性或簽發法官通緝令的具體原因嚴重性而要求關押被告。 法官通緝令必須在合理時間(reasonable time)內送達(serve),如果沒有在合理時間內送達而導致被告失去了及時審理(speedy trial)的權利,通緝令可能會被撤銷(dismiss)。
Read More
違反限制令
定義 限制令(Restraining Order)是法官下達的禁止被告以任何方式聯繫原告或禁止被告到訪某個地點的命令。如果原告感到受到被告的威脅,他可以向法院申請針對被告的限制令。在刑事案件中,限制令由法官或者檢方提出。限制令通常會和家庭暴力相聯繫,並且會在被告被審判之前提出。如果法院認為申請人有足夠的理由來支持限制令的申請,那麼法院會下达限制令。當限制令申請被法院通過之後,它的有效期可以長達5年。   案例 法官下限制令不准與前女友聯繫,但是男子依舊向前女友連續發送騷擾短信和郵件。 法官下限制令不准對妻子使用暴力,但是丈夫抓住妻子威脅她不終止限制令就打斷她的腿。 法官下限制令不准靠近住家附近,但是丈夫把妻子停在門口的車胎割破。   刑罰   加州刑罰典273.6規定,違反限制令本身為刑事犯罪。首次蓄意違反限制令是一項輕罪。被告會面臨最多1年的監禁和最多1000美元的罰款。如果你蓄意違反限制令並造成他人的人身傷害,那麼罰款可能加倍,而且被告要被強制關押48小時。如果反复違反限制令,被告可能面臨30天的強制關押。如果是在保釋期間(bail),可能導致被告被帶回看守所關押。   辯護 法官下達限制令程序違法  被告不知道自己被下限制令  被告處於客觀原因不得不做違反限制令行爲 被告違反限制令屬誣告  
Read More
假釋違規
當加尼福利亞州州監獄囚犯被假釋時,這意味著他/她同意在釋放后遵守特定條款和條件。這些假釋人員如果被指控違反任何假釋條件,則可能被撤銷假釋並重新監禁州監獄,甚至法官會據此重判被告。因為,在法官心目中,假釋是被告證明自身對社會沒有危害性的一個機會,但是沒有被好好珍惜,所以要重判。 加州假釋違規聽證會期間,假釋人員有要求正當程序的權利,該權利由美國憲法第五和第十四修正案保障,保證個人不受政府任意行爲和判決的侵害。 假釋違規聽證會,包括以下權利: 任用加州刑辯律師的權利 書面通知所指控的違規行爲 披露所有不不利證據 以自己的名義被告知和提供證據的權利 面對和交叉質詢證人的權利(除非聽證管找到正當理由不允許對峙) 一個中立的聽證團 一個解釋聽證會結果的書面決定 就第5點,潛在證人的安全比正面假釋違規人員更重要 由於難以厘清,“傳聞”證據有時可以在緩刑聆訊中允許使用。簡單來說,“傳聞”是二手證據,一般認爲不可靠。但是,假釋和加州緩刑聽證會在受害者或證人未出席的情況下,能夠接受傳聞證據。    
Read More
校園暴力
加州刑法典第626.9條,即加利福尼亞州學區無槍法案。公立或私立學校周邊1000英尺以内範圍即為“學區”,該法于1995年制定,目的在於禁止學區内有人持槍或卸槍。 在1994年法律修改以前,衹有在學校内持槍才會受到懲罰。 違反這條法律後果非常嚴重,會面臨長期的牢刑,并且與加州其他槍支法律分別處罰。 刑法典第626.9條也有一些限制和豁免情況,以保證“學區内合法持槍者”不受這條法律懲罰,包括但不限於: 根據加州刑法典25400PC,妥善固定在上鎖的集裝箱或行李箱内的“隱藏武器”,在合法運輸過程中經過學區不犯法; 根據加州自衛法合理擔心自己生活在“嚴重危險之中”而擁有槍支的人不犯法; 有權携帶隱藏武器的人員,例如從事販賣、製造槍械的人員或是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的安保人員、運輸人員或郵遞人員。(注意:加州刑法典第26150和26155條持有CCW許可證者,携帶隱藏武器進入學區,仍會依據本法案被起訴) 治安官(無論在職或是榮譽退休)   刑罰 根據情況,處罰方式有所不同,通常包括加州州立監獄2至5年監禁。 在學區内開槍是爲重罪,監禁3、5、7年不等。 同樣,在校園内或相關建築物内持有槍支,屬於重罪(注意:雖然大學校園不屬於“學區”,但仍適用本法案) 當被告在學區内持有槍支,從前獲有重罪的,根據刑法典29800PC再不可持有或收藏槍支;同時,携帶隱藏武器也會自動被定爲重罪。但是如果被告符合豁免情況,則罪名可能為輕罪或重罪。 額外刑罰 除了縣監獄或州監獄的刑罰外,違反本法案還會要被沒收槍支。 更重要的是,無論結果是輕罪還是重罪,都將直接剝奪被告在加州持有槍支的資格。
Read More
青少年犯罪
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犯罪被警察逮捕﹐一般情況下都無法保釋。警察有兩種辦法進行處理:  給青少年開出開庭通知的罰單﹐同時通知家長把孩子帶回去﹐並給家長一個出庭通知。   如果情節非常嚴重﹐孩子將被關押在青少年拘留所。 青少年拘留所與監獄的性質一樣﹐孩子被關在裏面等待法庭的審判。在孩子被扣留期間﹐不能如成人那樣被保釋出來。一般在被扣押四十八小時之內去見法官。 開庭見法官時﹐如果家長不懂英文﹐有權利要求請翻譯﹔如果沒有經濟能力請律師﹐有權利要求法庭派公共辯護律師。 如果青少年犯罪情節嚴重﹑且有前科記錄﹐並且已經滿十五歲﹐檢察官有權将其移交到成人法庭審理。 犯罪情節不嚴重的﹐如果無犯罪前科﹐法官會給青少年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比如做義工等。表現良好的﹐法官會將案子撤銷或將記錄封住。 特別注意,青少年在十八歲以前犯的錯誤﹐如果是在青少年法庭審理的話﹐是不算犯罪記錄的﹔但是一旦進入成人法庭審理的話﹐將會有記錄,並且記錄將會影響到以後的移民問題。 懲罰   情節輕微的,罰作義工;  情節較為嚴重的,青少年集中營,一般刑法在一年以下; 情節嚴重的,州政府青少年監管所,刑期可達一年以上。 另外,法官還會將青少年交由假釋官(Probation Officer)監管﹐青少年要每個月去報到﹐假釋官可以隨時到家裏檢查。  
Read More
醉酒駕駛
定義 車輛管理法Vehicle Code 23152 (a)禁止在酒精或毒品的作用下駕駛車輛。 (b)禁止在血液酒精濃度超過0.08%的狀態下駕駛車輛。 罪名成立要素 被告正在駕駛車輛 駕駛同時處於酒精或藥物的影響  駕駛同時血液酒精濃度高於.08 刑罰  一般首次醉酒駕車事件以輕罪起訴,被告面臨最高1年監禁,最少390美元罰金,30個月酒後駕車教育課程,6個月至3年吊銷駕照。並且被告還須在車上安裝車輛內鎖裝置(ignition interlock device),並提高車保費用  若被告在10年犯有4次或更多酒駕或者醉酒駕車造成人身傷害的,以重罪起訴,面臨最高3年監禁,4年吊銷駕照,並被DMV認定位家同違法慣犯。同時,其他違規行為,如醉酒駕車時車內有兒童,或醉酒駕車超速,都會加重刑罰。 辯護 血液酒精濃度不足: 血液酒精濃度在飲酒後的一段時間內會處於上升狀態。因此,辯護律師可以辯稱即使被逮捕是被告的血液酒精濃度略高於.08,但是在被告駕車的時候,此濃度還達不到標準。 呼吸檢測結果不准確: 刑事律師可以辯稱,被告嘴裡殘存的酒精影響了呼吸檢測的準確性。律師還可辯稱警察在操作檢測器具時操作不當導致測量不准確。 疾病:某些疾病會是口腔內產生酒精,從而是警察誤認為被告在醉酒駕車 律師也可謂初次犯罪的被告進行刑罰談判,以降低刑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