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調查

22
Nov2017

警察調查

如何與警察打交道?

中國人有句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説不清」。幾乎每個人都害怕與警察打交道。

法律上並沒有要求每一位民眾都有責任回答警察的每一次詢問。事實上,美國憲法第五項修正案賦予每一位民眾「沉默權」及「隱私權」。如果警察沒有逮捕令或搜查令,民眾可以將警察拒之門外。縱使警方有這些文件,被逮捕的人士仍然可以保持沉默,警方不能以暴力或其它不當手段來迫供。同時,民眾有聘請律師的權利。如果被警察逮捕,尋找刑事辯護律師來幫忙首當其衝。

 

案例一:警察盤問——可以不説,不能説謊

A先生携帶了10萬現金。在過關時,海關人員問他帶了多少現金,他說8千美元。海關人員又問行李箱内是否有錢,A先生說沒有錢,衹有衣物。后開箱發現,行李箱内藏有9萬多美元現金。A先生立即被逮捕,並被指控洗錢和欺騙聯邦探員兩項罪名。

 

分析:

聯邦探員或警察調查時,未必就是調查對象違法了,可能是需要提供綫索或是作爲證人,無論出於什麽原因,都不可以對他們撒謊。

在逮捕時,警察必須清楚告知被逮捕人士有權保持沉默,也有權聘請律師,否則,盤問的一切口供都是非法取證。所以,人人都有權利保持沉默,不説出對自己不利的話,這是法律賦予民衆的權利,但是沒有法律支持可以欺騙執法人員,這種欺騙是重罪行爲。何況,美國聯邦法規並不禁止游客或公民携帶大量現金出入境,衹要如實申報並證明錢款來源和用途,都是合法的。

 

教訓:

當懷疑自己被列爲調查對象時,最好的方法就是趕緊找律師協調。因爲民衆不懂法,也不清楚警察盤問的技巧,很可能被誇大的言語嚇到而出現言語錯漏。而律師能夠與警察良好溝通,瞭解清楚案情狀況,明白警察來訪的目的。如此就能避免客戶因爲害怕而說錯話,被警察抓住痛脚。

 

案例二:警察調查——可以隨時聘請律師

B先生在自己兒子十八歲生日時送了他一輛自己名下的車,結果當晚就出了車禍,他的兒子還駕車逃逸。次日警察找上門,詢問車牌號和車型,B先生承認這是自己的車,但表示自己並沒有開車,而且家裏4個兒子中,他也不知道是誰開過這輛車。之後,B先生不願再多説一句話,要求馬上通知自己的律師到場處理。

律師與警探溝通,表示雖然肇事車輛屬於B先生,但是警察無從得出究竟是誰開車,證人也無法指認肇事者,因此衹能協議,B先生支付對方所有醫療費和相關損失,不透露或指認真正的肇事者是誰。最終協議達成,就此結案。

 

分析:

警察在調查過程中沒有確鑿證據證明肇事者身份,也沒有證人能夠指認出肇事者,因此,證據不足而無法起訴。

對於刑訴律師而言,客戶是否有罪完全在於警方能否提供足夠的證據證實客戶有罪。因此,律師及早讓客戶行使憲法賦予的民權,客戶就能夠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教訓:

美國法制不同于中國大陸,并不是當事人被逮捕后才能夠聘請律師。衹要有警察調查,一定要使用自己的權利保持沉默,並儘快找到律師來協助處理。

 

案例三:警察執法——保持距離,依法對峙

司機暫時將車停在路邊卸貨,運入店内返回時看到交警正在開罰單。司機想要讓店主與警察解釋自己不是停車,衹是卸貨,拉過警察手臂想要進入店内,此時交警翻臉,反手抓住他,並以襲警罪來指控他。

分析:

美國刑法中,交警是執法人員,雖然他們的罰單不盡合理,但是他們在執行公務時,民衆不要直接與他們理論,尤其不能有肢體衝突甚至動手。如果警察警告不准上前,民衆不命令的話,會被指控妨礙司法罪;如果有肢體衝突,就會被指控襲警罪。法律規定,沒有警察同意,觸碰或武力威脅警察,都屬襲警罪,會面臨6個月至1年的牢刑。

如果是警察濫用暴力,受害人要尋找目擊證人,保留好獨立的第三證人,聘請好律師,便可以到警察局要求内部調查;如果被警察打傷,還可以提出民事訴訟,向警察局索賠。

 

教訓:

美國警察在執法時公權力非常大,所以不要肆意挑戰警力。如果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要學會利用法律民權保護自己,好漢不吃眼前虧,不要在案發現場正面衝突,而是要選在在法院請律師有策略為自己據理力爭。

Recent Post
Archive
December 2018
M T W T F S S
« Nov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