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權利

22
Nov2017

被告權利

美國憲法賦予所有被告都有權得到一個「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的權利。
正當法律程序内容為,政府必須要尊重任何依據國內法賦予給人民的法律上之權利,而非僅尊重其中一部分或大部分的權利。被告有權在合理的時間內,盡快被告知起訴的罪名,有足夠且公平的機會來辯解其罪名,有權讓公正的法官及陪審團來裁定案件,有機會在法庭上提供自己版本的解說,有權不被警方逼供或被強壓認罪,有權查問及交叉盤問所有提供不利被告證辭的證人,有權由律師代表替自己辯護。而如果案件在某個地區人人皆知,而可能會影響到陪審員的立場,被告有權要求換到另一個地區審理。
美國憲法第六項修正案還規定,被告有權要求案件得到快速的審理,案件不能無故一直拖延。此外,被告有權出席其案件的審理,並且法庭的審理應是公開給大眾參加。
美國憲法第五項修正案還規定,任何人都不能在刑事案件中,被強迫成為證辭對自己不利的證人,而檢方不能向陪審團指稱被告因為有罪而不敢上庭作證。
此外,如果被告不會說英語,法庭必須在所有的審理程序中向被告提供法庭翻譯。

案例一:保持沉默——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
來自中國大陸的一個留學生給自己家人網購了一些禮物。一同學表示自己也給國内的朋友買了禮物,想請他把包裹一并寄回中國大陸,於是把信用卡交給了留學生讓他代購。
不久警察突然找上門,查問是否收到一個可疑包裹,留學生承認包裹是自己接收的,隨即被警察扣住,稱這個包裹是他人用假信用卡購買的,同時在留學生家中搜查到數個可疑包裹。於是警察起訴留學生接受贓物、盜用他人身份罪,同時在他家中找到別人名字的信用卡,該留學生也承認這是別人給他讓他使用的信用卡。
警局中的中文翻譯對他説,他衹是被人利用,實話實説承認代購收貨,就會被釋放。然而當留學生承認所有警察指認的罪狀后,他被正式起訴了。
到了法院,律師提出排除動議,要求法官將留學生的口供排除,因爲警察在逮捕留學生時沒有告知他保持沉默和聘請律師的權利,所有詢問口供都是違憲的,非法證據不能作爲呈堂證供。
最終,依據該留學生在帶上手銬前的口供,他被判了一項轻罪。

分析:
在讯问刑事案件嫌疑人之前,警察必须明白无误地告知嫌疑人有权援引宪法第五修正案,即刑事案件嫌疑犯有「不被强迫自証其罪的特权」,有权行使沉默权和要求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倘若沒有告知,口供即非法取證,法官可以依照警察辦案沒有按照正當程序爲由而將證據排除。

教訓:
言多必失,沉默是金。警察不可以使用暴力逼供,但是可以用不實的言語來引誘嫌疑人提供對其不利的證詞,因此在與警察打交道時,要行使自己權利保持沉默,儘快找到律師處理。

案例二:被告脫罪:排除動議
加州大麻使用合法化后,一老闆在郊區租了一個房子種植大麻。鄰居覺得這棟房子很可疑,就報了警。警察在收到報案后準備趕去調查,正巧敲門時,老闆打包好了已收成的大麻準備離開。問道濃重的大麻味后警察馬上衝進屋裏,將老闆當場逮捕,后經調查,以非法種植大麻及販賣大麻罪起訴。
而老闆的律師提出排除動議,要求將搜查到的大麻排除在呈堂證供以外,因爲警察在搜查老闆的房子時,沒有搜查證,也沒有經過老闆同意,是爲違法搜證。檢察官表示,申請到搜查令的期間,老闆可能會銷毀證據,但法官認爲屋内900多棵大麻樹不可能在短時間内被銷毀乾净,因此法官裁定警察搜證違憲。屋主老闆被判無罪。

分析:
美國憲法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民權不可侵犯。因此,在刑事案件中,辯護律師的首要目標不是證實客戶的清白,而是要攻擊檢方的證據,衹要證明警方執法程序有誤,或是證據不足、可信度不足,那麽無論是否真的犯罪,結果總是有利於被告的。
第四修正案確保民衆擁有私人財產的權利,因爲房屋是個人財產,除非屋主自己同意,否則警察不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搜查民宅。因此,警察違規搜查,一切證據都會被法官以保證民權的理由而排除。
教訓:
美國刑事程序法中,舉證責任在於檢方,檢方必須提供足夠的證據來説服陪審員,同時要保證證據的收集符合法定要求,以免被排除。
作爲被告辯護律師,要熟悉警察執法程序,要與被告有良好的溝通,如此才能找到警方辦案過程中的過失和漏洞,幫助客戶打脫罪名。

Recent Post
Archive
December 2018
M T W T F S S
« Nov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